旅游

风尘侠隐鹰爪王,舟山慈云古庵

3 5月 , 2019  

1985年3月,经县人民政府批准为宗教旅游胜地、文物保护单位,对外开放。
后大殿西侧,树有大理石碑刻一块,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在1989年10月视察慈云庵时,即兴填写并手书的《江城子·访岱山蓬莱仙岛有作》词一首,词为“使知佛土遍三千,上仙山,礼金仙。身现重重,无尽现华严,禅指心开楼阁起,观大海,碧于蓝。经房一老独悠然,一再参,展慈颜。收录潮间,依然是无言,但记屏缘休歇好,闻用眼,耳须观”。
庵门前也有大理永利电玩城 ,石碑刻一块,刻有著名书法家、文史专家姜东舒在1990年5月参观慈云庵后,所作并书写的诗一首,诗曰:“涉遍名山多少险,千山难比此山研;危峰长啸沧波涌,宝殿幻身明镜悬。老纳无眠六十载,仙芝藏雾百千年;如何灵境知音少,一笑人间事亦然”。

鹰爪王虽是久经大敌,只是深山绝顶,人迹难到之处,突现敌踪,哪得不矍然惊悸!霍的往旁一纵,背着一株巨树,凝目光,看着那座石屏,厉声喝问道:“什么人敢发狂言?难道不知老夫的厉害么?”鹰爪王话声甫歇,突听得石屏后噗哧的一笑,石屏顶上陡现一个光头瘦面,圆领僧袍、手执拂尘的出家人,用拂尘向自己一指道:“鹰爪王,你还敢放狂!你不厉害,徒弟还落不到人家手里哩?我的凤梅徒儿,一家全被你这鹰爪王害了!我找你算账来了。”鹰爪王一听话风,再察形色,才辨出来人,不由哈哈一笑道:“原来是慈云庵主,你把我吓着了,庵主请下来吧!我知道你碧竹庵又要我还愿心,你借题讹我一水吧?”说罢笑吟吟走向前来。
这来的正是苍龙岭、碧竹庵空门女侠慈云庵主,飘身落在石屏前,鹰爪王忙向前施礼道:“武当一别,屈指七年,庵主居然修为得成了陆地神仙,武功造诣,更是超凡拔俗。
适才两现仙踪,我竟没看出是庵主来。庵主怎的也夜临绝顶,敢是有什么见教么?”慈云庵主微笑道:“你不用明知故问,我方才已说过,我的爱徒被你害得好苦!你好好赔我徒弟,万事皆休。你只要说个不字,不用吴剥皮剥你的皮,我就叫你这头鹰飞不回淮上去。”鹰爪王忙道:“庵主不要取笑,哪个是庵主的门下?我实在不知,庵主快明白指教,别叫我闷死了!”慈云庵主这才正色说道:“你那徒弟失书贾祸,被抄的杨文焕全家中,有我门下女弟子,难道你真不知道么?”鹰爪王忙答道:“我焉敢跟庵主打诳语,我实在不知有令徒在内。只是这摘星崖你难道是今夜才到这里?”
慈云庵主笑而不答。鹰爪王道:“这里虽是我旧游之地,可是已经有七八年没到这里了。不仅这里,连潼关也是白天赶到的。哦!我一上崖顶,就看出这里已是有人寄迹,莫非庵主常到这里游赏么?”慈云庵主笑道:“先前我疑心你已做了摘星崖第二个主人,及至看到你到了上面,颇现些惊疑之色,估量你是才到这里。来吧!遇上本山的主人,不致叫你露宿风栖了。随我来!叫你看看这个好所在。”慈云庵主说罢,不待鹰爪王答话,转身顺着石屏左边的草径走去,鹰爪王紧紧在后相随。转过这座孤立石屏,只见石屏后是一片较平坦之地,靠一段石岗前建出一座石室,门窗完整,似有人住着,鹰爪王不觉惊诧道:“庵主,究竟哪位高人隐士在这卜居?庵主不要叫我冒昧登门,令人憎恶!”慈云庵主道:“想不到纵横江湖,不可一世的鹰爪王,竟会这么规矩起来!你不要怕,这里的主人不愿见你这种神气,人家早躲着你了。”慈云庵主随走向石室前,伸手把荆条编的门拉开。石室中黑暗异常,慈云庵主走进去,眨眼间,里面闪起光焰。
鹰爪王随着走进石室,敢情这座石室外观不大,一到里面也显得很轩敞。当中尚隔断开,分成两间,里间门上,还挂着一片草帘子。在外间近面的石墙上,挖着一个小小的石槽,里面点着松脂油,用它做灯盏,光焰闪烁,青烟袅袅虽不甚亮,倒显得古雅中带着庄严气象。迎面只一块长方青石,架起来作为石案,两边放着两块石墩,别无长物。慈云庵主竟已走向里间,鹰爪王也随着把里间的草帘子掀起,向里一看,只见里间,也是在石墙上点起一盏松脂油的壁灯,里面有一架荆藤编的床,只靠前窗支起一个木架,上面放着一只砂壶、一只茶碗,壁角放着一只小铜锅。慈云庵主向鹰爪王点首道:“王师兄,你看这个所在总比你露宿风栖,强的多吧?”鹰爪王见慈云庵主说话的神情,不似方才乍喜乍怒,忙答道:“这真是非我意料所及!请示庵主,是哪位高人在此清修?这真是个好所在。”慈云庵主笑道:“你先坐下我自然告诉你。”彼此落坐之后,慈云庵主才又说道:“实不相瞒,这是我们华山派的掌门师伯在此练一种神功,练气调神,在摘星崖寄迹一千日,一月前才离此而去。想不到这个所在,倒为王师兄预备得坐享其成了。”
鹰爪王向慈云庵主深深一揖道:“原来是华山派的前辈,追云剑客曾寄侠踪,我这只好向庵主先致谢意了。”慈云庵主道:“这倒值得你一谢,只是我给你找了这么一个好所在,你不能这么空言一谢了之。你得赶紧把我那徒儿全家脱出虎口才算呢!你倒是怎么个打算?请你说出来,你可估量着,我那女弟子是我最喜爱的。吴剥皮恶名已著,我那徒儿若有毫发之伤,你可莫怨我不懂情面。”鹰爪王道:“庵主莫着急,我还不知哪位是庵主的高徒。请明白指示,以便把经过情形奉告。”
慈云庵主这才说道:“贫尼忝列华山派,近年因为前辈的已竟没有什么人了,承我先师令我暂掌碧竹庵的门户。要论起来我早就该闭山门,不能再收徒弟了。我那掌门大弟子天慧子,已开门授徒,我怎好再给他的门徒收起师叔来?只为杨二老爷文焕,居官清正,官宦浮沉,颇着清誉。在他湖南蓝田任内,曾经为我们华山派南支的门下帮了次大忙,保全我们南支门下五个门徒的一生清誉。经我们那位已经圆寂的师祖智禅大师颁下慈谕,责成我碧竹庵渡脱他的后人入我善门,化解杨家十五年后一场厄运。可是我一相度杨二老爷的全家,除了他那爱女凤梅小姐,骨格干奇,得天独厚,尚可为我门中继承衣钵的人。至于他两位令郎只是富贵中人,不宜入我门户,我遂把风梅收在门下,十余年的辛勤教诲,幸能克承贫尼的一身所学。
“月前在他府上,无意中遇见杨文焕杨二爷,见他额上忽见煞纹,贫尼十分悬念,恐怕他厄运当头。我想要以人力胜天,嘱咐我徒儿劝他父子出游避祸,只要在百日内离得华阴,就能脱却这场祸事。只是杨二爷不信贫尼之言,不肯出游避祸。贫尼知道这是气数使然,非人力所能为,只得隔数日就到华阴县看望他父女。”
“不料竟在今日一步来迟,竟被你师徒把他全家送入虎口。要论我那凤梅徒儿的武功剑术,虽没到火候纯青,真要是拘捕吴剥皮手下一班爪牙,尚还可以应付,只是她既遵家教,复守门规。杨文焕虽是遭这种意外横祸,绝不肯稍存越轨之心,凤梅更不肯有违那守正不阿的父命,阖家含冤受缚财帛被抄。贫尼赶到时,他全家已入吴剥皮的掌握。贫尼跟踪赶到大营,才探明究竟,知道是你师徒惹火烧身。既见你居然也来到,我才稍微释怀,只是见你那种裂帐示警,好象不知吴剥皮手下尚潜伏着一个积恶如山的巨盗,凤尾帮的爪牙。幸而你到那里时,那个巨盗没在营中,否则怕不能任你那么如入无人之境吧!贫尼看了看我的爱徒,又送了杨二爷三粒丹药,好治他所受的棒疮,我才暗中随着王师兄来到这摘星崖上。我的话已说明,王师兄你想怎样下手?贫尼也愿知一二。”
鹰爪王道:“原来我杨恩兄的令嫒,竟是庵主的高徒,这我更不敢稍形放纵了。”鹰爪王遂把自己酬恩反而贾祸,及来到大营始知大致情形说了,便道:“我深知杨文焕一生为官,廉洁自持,很有美名的。这时虽遭诬枉,谅吴剥皮纵然暴戾,杨文焕可不是个平民百姓,他总有些顾忌。我们略微示儆,他如扪心自问,有愧于衷,必要略敛缩威,把这班无辜被诬的人释放。听庵主这一说,他身旁收容着江湖巨盗,那可不敢保他准能悔惧了。但不知是哪一路的江湖道,这人的来历庵主可知道么?”慈云庵主道:“听说此人当初是在江南道上闯出‘万’儿来,又是凤尾帮的弟兄,名叫断眉石老么,现在在吴剥皮手下作了技勇营的统带,吴剥皮依为左右手,言听计从。”鹰爪王愕然道:“哦!原来是他。”慈云庵主道:“王师兄,莫非认识他?”鹰瓜王道:“想不到这个贼子居然也带了兵了!我岂但认识他,正是我掌下游魂。当年我因为他屡犯江湖道的大忌,誓除此贼。不料此贼先期闻风远-,潜踪隐迹离开江南,我也因事罢手。后来才听江湖传言,他逃到北省,并且扬言跟我淮阳派誓不两立,只是我始终不知道他竟现身官令,作了吴提督的心腹。不是庵主指示,我几乎误事,这倒不得不多一番打算了。可是,无论这个贼子从中如何阻挠,我们要想立刻救杨文焕全家出虎口,还不致不成,只是杨二老爷世代簪缨,一生忠尽,我们那么作法,他定不以为然。再说我们淮阳派也不愿落杀官劫犯的恶名。我想吴剥皮虽是贪狠暴戾,好在他尚多顾忌,我们再费些手脚,明晚暗入大营,再施儆戒。他倘能识得利害,我们也不过为已甚。实在挤到那,也只好搅他个天翻地覆,顾不得许多了。庵主,你也不能袖手旁观,置身事外,多少也帮我个忙吧!”
慈云庵主微然一笑道:“贫尼闭门清修,惹着谁来?偏你师徒不争气,这时反倒拖着贫尼也趟这混水,我也太冤枉了。”鹰爪王道:“庵主看在佛面上,多慈悲吧!”慈云庵主道:“我既知道了焉能袖手旁观?不过我那凤梅徒儿,倘有差迟,我只朝你说话。”鹰瓜王道:“庵主尽请放心,倘有差错,我不止对不起庵主,我有何面目见我杨恩兄。”慈云庵主道:“好吧,咱们明晚起更后在大营见吧!王师兄如若口渴,就在这石屋的旁边,放着汲水的瓦罐,跟烧水的炉灶,不过汲水须要到摘星崖下,才能取得呢。”慈云庵主随即告辞,赶回碧竹庵。
鹰爪王遂在摘星崖上寄踏潜迹。赶到第二日晚间,双侠重入吴提督的大营,慈云庵主竟用沙门七宝珠在技勇营惊宴,鹰爪王在吴提督寝帐鸣冤。这次并探知断眉石老么传绿林箭邀援,凤尾帮的党徒竟有多人来到吴剥皮大营为虎作伥。鹰爪王跟慈云庵主分头示警之后,鹰瓜王并安慰了杨文焕,谆嘱徒弟华云峰不要轻举妄动,毋为门户之累。华云峰自然是恪遵师命,就连凤梅姑娘,也因为既有师傅慈云庵主赶到,更由师傅告诉自己,有淮阳派掌门鹰爪王师伯着手营救,定能叫全家脱出虎口。吴提督手下虽有一班恶徒啸聚,不便轻举妄动,免得反生枝节,使王师伯棘手。凤梅姑娘一听有淮上大侠鹰爪王师伯相救,自己也安了心。
双侠侦知断眉石老么,竟自勾结来凤尾帮的禹门舵主桑青、屠振海。鹰爪王跟慈云庵主素知这两人是凤尾帮总舵派下来到秦中布道传徒的舵主,并且那夜行千里侯万封,尤甚刁狡险诈,更足以助那石老么横行无忌。才把这一班贼子引到华山,戏惩群贼,叫他们先尝到一些厉害。赶到把通臂猿追到摘星崖山涧里,双侠遂各自施展轻功提纵术猱升到摘星崖上,到了上面,在石室中互谈起万松坪戏弄群贼,颇为快意。
慈云庵主道:“师兄,你先不要得意,我想那石老么虽是积案如山,不足为虑,莽夫卢元凯更是你我掌下游魂,只有那禹门舵主桑青跟那侯万封,全是诡计多端,性如蛇蝎,不可藐视。”慈云庵主还是真料着了,华山派,淮阳派的许多英杰豪侠,险些全葬送在两人之手。
鹰爪王听慈云庵主提到禹门舵主桑青跟夜行千里侯万封,遂冷笑道:“庵主这倒不是我目无余子,论起来我还曾经栽到凤尾帮的手下,我背后再发狂言,反令人齿冷。好在庵主是我们自己人,我纵然失言,你也不会给我在外张扬。
当年那姓鲍的毒药梭虽说使用的不够朋友,总算我的功夫不到。我不能不认栽。不过凤尾帮的能人我算会过了,我始终还没把他们放在眼内。这次既有凤尾帮的人在内,这更好了,我们倒要看看究竟鹿死谁手了。”
慈云庵主忙拦着道:“莫怪江湖上全说你这老头子不好惹了,敢情真个名不虚传。我好意告诉你,叫你有个提防,你倒先负起气来。我不问你把凤尾帮放在心上,我只问你打算怎么下手搭救我那徒儿一家人早脱虎口?”鹰爪王道:“庵主不要多疑,我焉能只知负气,不赶紧设法营救令徒?不过我还有一事奉烦,庵主还要帮忙是幸。”慈云庵主道:“我长斋奉佛,古刹清修,与人无悔,与世无争。你给我徒儿惹下是非,连累得贫尼也跟着你妄动无名。你可知我已在佛前宣誓,不再枉开杀戒,你不要强人所难了。”鹰爪王道:“庵主真是慈悲之心,与日俱进,我岂能累庵主的清修。
我想到长安走一遭,这里有劳庵主照看杨恩兄一两天。我以三日为限,定要把庵主的爱徒奉还膝下,庵主可能帮我这个忙么?”慈云庵主笑道:“我就知你饶不了我,把这种千斤重担,放在我肩头,你却跑到长安弄什么把戏?这里潜伏着这班贼子,却叫我防不胜防,倘有疏失,你却要说我保护不力。贫尼担不起这么重托,你是另请高明吧!”
鹰爪王站起来,肃然一揖道:“庵主所说,却是实情。不过小弟只身而来,又当劲敌环伺,杨恩兄更不肯有累清名,我一人实感棘手。只有求庵主助我一臂之力,能够扰乱他两夜,第三天我当可返回,我估量杨恩兄阖家也可昭雪这场冤枉了。”慈云庵主道:“你有什么妙法,也得告诉贫尼,叫我也长长见识。”鹰爪王道:“庵主暂时可以不问,我还没有十分把握,不定能成不能成。庵主先闷两天吧!”慈云庵主笑吟吟道:“说不说在你,我看你说不定是想愚弄那位铁面将军。但愿你马到成功,也省得我们与那群宵小结怨了。”
鹰爪王笑道:“庵主倒是猜着一半,至于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不打开葫芦,庵主恐怕不易知道了。”慈云庵主道:“我只候你三天,你若尽自耽延,这里有了意外变故,我可不负责任。”鹰爪王道:“在庵主面前,我绝不敢作那误己误人的事。庵主既然慨允帮忙,我不便耽搁,我昼夜兼程,免得误事。现在离天明还有些时,我于日出前赶到华阴县,今夜能赶到长安才好。”慈云庵主道:“好吧!王师兄,我盼你马到成功,一帆风顺吧!”
鹰爪王托付完,立刻起身,离开华山摘星崖,赶奔华阴县。天不过微明,一时也不敢耽搁,沿途上雇着脚程,按站赶着走,赶到日没时竟已渡过蓝水。在蓝水歇息进餐,戌末亥初,复从蓝水起身。时值黄昏,鹰爪王施展夜行术功夫,在那荒旷的野地移行,赶到长安附廓一带。见这里也屯驻大军,鹰爪王遂绕着驻屯的大营,飞纵上城头,只见城头上一队队的驻防巡城兵士,不断梭巡,梆锣阵阵,全城中有巡哨官兵穿行各街巷。
鹰爪王辨了辨方向,由东关往西行。一条长街静肃肃的,两旁商市住户鳞次栉比。越往西走越觉警卫的森严,隔五步有两名军兵下卡子,隔一箭地有一队兵驻守,一队长方官衔灯架在街道两旁,由一名武官督率。鹰爪王展开轻功绝技,轻登巧纵,从街旁屋顶上飞行,展眼间已到了将军行辕附近。只见这一带更是防守严密,东西辕门前面全是戳着“气死风”灯,上面用纽纸扁字嵌的官衔。两边各站着三十名小队子全是缠头布,穿镶云字头勇字号衣,青布快靴,挎腰刀,这是将军的守卫亲军,由两位头司把总、二司把总统带。
辕门内马道上,两旁全有亲兵把守,直到仪门。仪门紧闭,只有旁边两个小门出入。仪门前是一对高有三尺的长官街灯,也是由亲兵把守着。鹰爪王在辕门东的民房上-望的清清楚楚,遂绕着东辕门外往后走,见这一带是高不及丈的围墙,围墙下虽没有军兵驻守,可是本城的城守营因为是将军驻节的所在,调官特派了四队兵围着将军行辕梭巡。鹰瓜王仗着身手轻灵,武功卓越,趁着一队巡防卫兵过去,脚下轻点,如燕子穿林,一条灰影飞落到围墙上,落脚处已在仪门里。这一入将军府,才要用鹰爪力寄柬鸣冤。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