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

纽约所剩无几的波西米亚

11 9月 , 2019  

熟悉Robert Frank,大都是因为一本摄影书《美国人》。

1955年的穿越美国之旅,一辆二手福特车,两部相机,邋遢的Robert Frank带上了他最神秘的武器:一双犀利的眼睛。27000张照片,最终成就83张照片的《美国人》。

原本不受美国社会待见的《美国人》,在后来大获成功,成为对当时美国极具颠覆性和创造力的视觉观看。甚至,这观看,是对之后1960年代美国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的神秘般的先知。

摄影的力道在哪里?Robert说,“它搅动了我们内心的不安,人们喜欢是因为它展示了人们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那些我们不会讨论,但会在我的意识里占据一角的东西”。

从来,他就是一个主流文化的反抗者。

Patti Smith曾这样描述Robert的工作室:脏乱的地下室工作室里,在一堆东西中有加缪的小说,鳄鱼玩具和西洋棋盘。

Robert Frank似乎从来都不修边幅,虽随性而至,但总把艺术放在第一位,不管是穿越美国的“在路上”之旅,还是和“垮掉的一代”的作家艺术家们拍摄地下电影。他不在乎声誉和奖项,选择在加拿大的寂静小岛生活,在寂静的Mabou和热闹的纽约之间切换。

Robert Frank和妻子,是纽约所剩无几的波西米亚族。

Robert Frank 和妻子June Leaf在 Mabou. 摄影/Katy Grannan

Robert Frank今年91岁了。距离他1955年出发开始史诗性的跨越美国的拍摄,也有60年。

那一次“在路上”的拍摄,让他在之后和“垮掉的一代”作家杰克·凯鲁亚克、艾伦·金斯堡等产生了共鸣,并长厮混在一起,拍摄地下纪录片。

Robert Frank本来就是一个主流文化的反抗者,他的开创性和革命意味,在最早进行的摄影创作中便流露出来。

Robert Frank 摄影/Katy Grannan

让他功成名就的摄影书《美国人》,就是一部史诗般的前卫视觉作品,在一开始遭受诟病和反对声浪后,最终引导了时代的观看方式,最终得到广泛的追捧。

而一向轻视荣誉和展览的Robert Frank,则是一个十足的反骨艺术家,对传统不抱幻想,和妻子长时间住在加拿大的小岛上,一个十足的波西米亚。

Robert Frank 在 Mabou. 摄影/Katy Grannan

12345 / 5 页下一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